京剧文粹
 
 
 
 
 
 
 
 
 
 
好京剧中一定是有史笔的
国粹京剧   2019-11-21 09:23:23 作者:徐城北 来源:天津日报 文字大小:[][][]

京剧与史笔

        好京剧中一定是有史笔的。老戏《捉放曹》中的曹操,曾恶狠狠地向陈宫说道:“宁让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这性格多么鲜明!而新时期的《曹操与杨修》,老生演员先后更换过三次,而三次都采用了不同的流派,这就更加鲜明地反衬出曹操的多面性格,其中史笔就集中体现在军政统帅与帐下幕僚的矛盾之中。记得一开始,观众开始议论再怎么曹操也不该杀人;以后深入讨论,觉得杨修过分坚持己见,让曹操不能不杀自己;再往后,此剧给人的感觉就是过分的杨修不合时宜,真正杀杨修的根本原因则在他自己。《曹操与杨修》演了二十多年,其中的史笔一直没有定论。

        我曾当面问过尚长荣,哪个杨修演得更好,或者与自己的合作最默契?长荣思考了很久,也没正面回答。这也难怪,三位老生都很杰出,都在塑造人物上下了很大心思,自己是不应该背后“胡言乱语”的。的确,整个社会一直向前发展,现实生活中也有类似矛盾。恰是此,激发了观众对京剧的现实思考。

        京剧曾有一位小生朱素云,他比梅兰芳大几岁,也曾同台合作过。他有过这样一件真实的轶闻:有朋友为他提亲,女方很漂亮,但家里有位寡母,是位盲人;相亲时同时去了两位男性,另一位也是演员,唱花脸。相亲时老太太出来了,说:“我老婆子眼瞎了,让我摸摸你们吧。”于是,她依次摸过两位“准女婿”的手,最后又摸了他俩的脸。最后老太太就选中了朱素云。什么理由呢?从老太太这里,发现朱的皮肤相对细腻,觉得朱应该是个性格温柔的人,女儿嫁给他不会吃亏。这件事很小,估计小生的敬业一直要落实到爱护皮肤,这是职业习惯,也会落实到未来的家庭生活当中。这很耐人琢磨,这算不算京剧的又一种史笔呢?

        往近代说,一位辅佐过谭鑫培的武花脸钱金福,总结出一种京剧人物的动作谱,这是很了不得的成就。这样的成就出自武花脸,而非主要行当的大演员,这就耐人思寻;等到他年老,准备把这个谱传给他儿子钱宝森时,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举行了正式的传接仪式,地点设在一个临街的小树林中,四周还让人把守着,闲人不许靠近老人不把它看成是自己家的私利,而是整个梨园的公器。这就非常了不起,在漫迷着的宗教气氛中,真正突出了的乃是一种神圣的史笔氛围。

        又比如梨园的传承。余叔岩一辈子收了两个徒弟,女的孟小冬,男的李少春。从微观讲,孟学得更瓷实,但李少春后来转益多师,几乎独成一派。他俩到底谁对京剧的发展贡献更大?这虽然只涉及两个人,但讨论起来是不容易得结论的。因为余叔岩在开创自己声腔的实践中,是运用了史笔的。

        关于史笔的例证很多,但真说清楚并不容易。往往说着很好玩,但一深究起来,就往往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它经常萌生在认识的知性阶段,今人往往太沉醉并追求理性的冲动之中,所以至今对史笔还解释不多。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京剧言派中兴始于青岛
“他从生活中得来的,都用在舞台
阎世善被上海观众誉为‘小九阵风’
“梨花颂”起泪盈盈 梅韵不息情绵
1930年的“中国文化大使”梅兰
好京剧中一定是有史笔的
齐如山说老北京戏迷
有钱去听马连良
漫谈“新疆”京剧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