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二)
国粹京剧   2020-04-08 09:39:56 作者: 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二) 

        随后,楚王传唤内侍,念及“无论大小官员一律行赏”等句便又换一情绪,转为脱难求稳,平和之心,更或鼓舞士气之意,故可冠以“坚定”二字,众将闻之,定首肯称赞,大褒奖罚分明之主,相协顺畅,毫无违和。

        众将进账,楚王呼喊“啊,众卿”,愚下所见“啊”字以为呼唤之始者唯谭富英及杨宝森最佳,马氏不善,谭之呼,自然真实,令观者不觉应声,杨之呼,入情在理,配之天衣无缝。此处呼唤之声,更见楚王平日礼贤下士之心,亲切可耐,舒心畅快。

        二句念曰:“今日之宴乃是太平筵宴”。振山公为笔者说戏时,谈及念白最多者便是此句,皆因句中三个“宴”音,如若趋同,则念之令人费解,更觉饶舌,不甚悦耳,唯谭氏所创之轻重调配之理,方得中和。孝曾老师念及时,先是断一句,将第一个“宴”断与前部,略托其腔,以示举行宴会,略作强调之用。后句中,“筵宴”二字先做上口处理,“筵”字包与口中,略发“年”之音,以作区别,第二“宴”字便短促而出,听之悦耳,更觉盛宴美酒之感,实为恰当。

        宴杯巡间,唐狡角色性格之特点便已突显,其年轻气盛,虽一身武艺,却浮躁轻佻,全无稳重之态,于群将中率先饮干御酒,向他人展示,一派少年英豪自傲景象全乎舞台之中,谭门第七代传人正岩饰演此角,非但年庚相仿,更透彻人物肺腑,塑之到位,毫无浮夸之感。

        外祖振山公为笔者说戏时曾对此处“三饮”有所评议,其言曰:“彼时曾观其他流派演绎《摘缨会》,其‘三饮杯巡’皆仓促不稳,唯观谭氏此剧,富英先生稳重大方,好一派帝王之相。”愚下观谭戏之尺寸节奏把握最为精准,可称“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毫不过之,如《朱砂痣》韩廷凤稳若泰山,全无失意之感,又如《定军山》黄忠老骥伏枥,砍杀疆场时,如苍鹰雄健,可见演剧灵活,为他人不及。

        随之,许娘娘上渐台,询问圣意如何,孝曾老师此句念白亦考究十分,尤以其“梓童有所不知”一句起首最佳,所言时,二目紧视妃子,颔首称肯,大有慕恋太平岁月后宫萦绕不绝之安态,更因许娘娘为后宫之人,不可知晓朝中事宜,便故作镇静,以“喜报”相告,既见为丈夫者之温柔贴心,又见其用心良苦,以令娘娘全心把盏,振奋三军。

        酒至唐狡处,狂风大作,醉意绵绵,不免癫狂,竟不觉间揽拥入怀,以戏调之,不料被娘娘摘下盔缨。外祖振山先生回忆说:“此处唐狡之表演有二法,其一者,需在第三杯酒斟斗之时,故作醉态,呆视娘娘片刻,方再饮下。其二者,欲显唐狡并非酒色之辈,皆因风起,站立不稳,倒卧娘娘身边,全不小心而为之,故将‘呆视’之举取消,此二者皆可。”愚下以为,小将张狂皆因酒起,如在酒中懵懂,错视娘娘亦算可解,故其复坐时便垂首摇曳,上头十足,可见非本意所致。

        随后,许娘娘奔走殿堂之上,此处表演亦或二类可言。一者,许娘娘上前,楚王探首而出,聆听耳语。二者,许娘娘上前,楚王猛转视之,见是梓童,方附耳聆听。愚下以为,此二者中,后者更或恰当,试想,狂风一阵古灯灭,殿宇辉煌皆成昏,虽非漆黑一片,然猛之暗却,焉能不慌?故,楚王见一身影悠近而来,不觉一惊,恰逢刚离战场,必精神紧绷,但视娘娘面孔,方才放心,又见耳语之姿,便才附耳上来,大为真切。孝曾老师便行此法,可见其对人物剧情理解之透彻,还写意之法于写实之上,大有可品之处。

        振山公曾说:“全剧中有三处最难拿捏,闻听娘娘告状便为其一......”,愚下观之亦有同感。此处之演绎大有《空城计》孔明观图之意,万不可随意行之,愚下从两点论之。其一者,乃面目之情态,《梨园原》一书中,对演员演剧之面目情绪曾作规范,虽演剧发展至今,新意颇多,不唯一书二册而矩之,然其原理却如磐石,万不动摇,莫敢呆面而坐,亦应由面生意。诸公皆知,演剧时,许娘娘并无一言,然需出此意,皆在楚王之面目耳!故,愚下甚同孝曾老师之法,其先是侧耳,但闻耳语之声便作闭目状,听之不觉一愤,猛睁二目,回视相看,亦或震惊之态,余惊未缓,但见盔缨面前,又闻耳畔掌灯之语,俯首观看桌案之上红缨一点,不及沉吟,举手相拦,高呼“且慢”。其二者,此处演绎之难皆在“骑虎”之境,不令思考时间,如不现楚王之慌忙与急中生智,便痛失此剧光彩十分。

        随之,楚庄王出妙计应对,将渐台庆功易为摘缨大会,其念之故作悠缓,以示临时所想之态, 尤以“不尊者罚酒三大杯”之词可见其随意,综观而论,其言不可考究,焉有此等酒令?然于突发之时,其不及迅雷掩耳般出,虽略显愚顽,但却更为真实,实乃彼时剧作者之功力,毫不做作。

        众人摘缨之时,唯唐狡无缨,谭正岩之演绎逼真至极,将其窘境展现而出,其先是观看旁人于黑影中摘缨,大有好强好事之意,随之伸手而触,却不见盔缨之所在,此时做目瞪口呆之状,如鼠窥视左右,缓坐而双手无处安放,慌张之态尽显于面,便又俯首桌案,低眉佯装镇静之态,将其窘迫紧张之形象一笔而塑,已唐狡十之八九。外祖振山先生在为笔者说戏时曾言:“此时唐狡仍不知楚王之意,然曾观此剧,有不谙此理者,竟演绎出恍然大悟之感,实令人可笑......”,今观正岩之塑造,于理于情皆怡,是为唐狡耳!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看戏笔记北京京剧院《许云峰》
李剑再现《伐东吴》观后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夜•空》的抗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