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国粹京剧   2020-05-19 09:08:22 作者: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徐徵祥龍导引】外祖魏振山公在回忆其观剧经历时曾说:“谭富英先生《摘缨会》有一背身之姿,虽非重彩之笔,却令我毕生难忘,至今记忆犹新,其先是眼观许娘娘下拜,微抬手相搀,随之抬左脚,右手随同左摆,左手随同背于身后,不知何言可称其绝美,好似‘双鱼图立旋地上’......

        楚王问众卿可曾摘去盔缨,众人答曰:已去。此时,方令内侍掌灯,灯光明亮,楚王左右观之,此时唐狡与娘娘之表演均为看点。外祖振山公曾为笔者说戏时提到,唐狡与许娘娘之人物塑造于此处皆有二法炮制。

        先言唐狡,振山公认为:“其一者,易窘迫之态而为紧张之意,左右抓狂,手足无措,其扶盔掀袍,躁动心悸,不知所措,亦或羞愧满面,痛煞心腹。其二者,则示年轻懵懂之态,塑之佛如木鸡一般,二目呆滞无神,空望远处......” 由此观之,正岩所演为其二者,愚下亦深同此境。

        再言许娘娘之形象塑造,振山公认为亦有二法,言曰:“其一者,娘娘乃与楚王同观众将时便出疑惑之态,随之转为失望,情不离面,至下场时而毫不消散,与之念白协同。其二者,许娘娘乃静观其变,始终面目无色,至楚王将唐狡盔缨混同其中时,方才一惊,做不悦之态......” 振山公以此二者皆可而论,然愚下认为,娘娘演绎与方才唐狡则大不相同,娘娘下场时念:“圣意摘缨出酒令,不知大王是何心”一句,方知娘娘对楚王行为深为不解,故而“疑惑”之态得当,不悦之态则颇重矣,理应轻显,方为适宜,若能以“失望”之态而代“不悦”之色或恰当,实证娘娘颇知礼仪,并非浅薄之辈,亦非蛇蝎心肠,更为后剧发展奠定基础,若仅怀疑惑之情同兼之不悦之色,则失娘娘身份,付与汪洋之言岂不儿戏?故,愚下以为,娘娘之演绎更应遵循其一者之法,或更入情入理。

        至退班后,唐狡复留舞台中央,以舞蹈之姿向观者展示其方才鲁莽之行,愚下认为,此时唐狡仍不深明楚王之意,故其所叹“险呐”二字必于慌乱之中,所舞者不过内心之感而外乎于行罢了,匆匆而终之宴,全无思索之时,故其表演节奏不可迟慢,需迅速利落,方显唐狡落魄失魂之态。正岩之演绎恰当十分,舞之到位,尺寸尤佳,毫不夸张,落魄之态尽显舞台,又入唐狡一遭,实乃真人物之塑造。
        楚王再上场时,乃许娘娘独自吟唱之终,帘内叫板曰:“掌灯”。此二字念之极为考究,不可随意。如念之过刚,则有楚王量狭之嫌,如过柔,则失帝王气度,谭氏处理极佳,以“醉态”而代之,巧妙避过此时复杂心境,倒显器宇不凡,虽非熏熏之状,亦有醇酿上头之感,衔之顺畅,大有“酒后真诚言”之意境。楚王踱步台上,其行走不似初现之时,此乃后宫之中,亲人相叙,大凡不必故摆排场,倒应自然些,故而其不徐不缓,微带醉意,此醉并非迷蒙之态,而是由酒提神之意,便走之矫健,步伐干净利落。

        随之,楚王拍手仰天畅笑,起板备唱,演唱之词乃“饮罢了功臣宴王心神爽”,由此可见,楚王对方才小将戏闹之事全然抛却,不于脑中,此为明示其心胸豁达之妙笔。其次,亦可从侧面而见,所谓君子者,必度旁人亦为君子。故,楚王以为妃子亦应将此事忘却的才是,故全然沉寂战事胜利的喜悦之中,孝曾老师所塑形象极为恰当,步台始终,面带欣喜,拍手称快亦爽朗大方,回宫进门之时,也是平淡如常,方为许娘娘哭泣之情境留足空间。

        京剧表演艺术常言“一招鲜”之说,凡能见小技微露者,戏迷便言:“今日不曾白来”,大如谭元寿先生《打金砖》“掀褶吊毛”,亦或正岩《探母》之“单腿高吊毛”等等,然外祖魏振山公在回忆其观剧经历时曾说:“谭富英先生《摘缨会》有一背身之姿,虽非重彩之笔,却令我毕生难忘,至今记忆犹新,其先是眼观许娘娘下拜,微抬手相搀,随之抬左脚,右手随同左摆,左手随同背于身后,不知何言可称其绝美,好似‘双鱼图立旋地上’......”,彼时聆听,总觉神奇,终不知何为八卦图立璇地上之态,今日观孝曾老师进门之姿,大或知晓,其亦先抬左脚,同时协以双手对向甩出,右手水袖随身转而成圆,背左手于后身,全身左右转动,上下相协,大有外祖所言“双鱼图”之感,令人神往,果然帝王气象。

        楚王见许娘娘躬身拜见,便言曰“赐座”,其行其举其言皆躁于酒态,更见精神。娘娘归坐,嘤嘤啜泣,此时便又见楚王演绎功力。曾观地方剧团旁系所演,至此处时,楚王做大惊之态,愚下观之甚为不解,岂其不知戏闹之故乎?何以故作震惊?愚下认为,楚王虽知戏闹事宜不佳,然并非想到娘娘心胸如此不畅,故应细腻演绎方为正理,不可造作。观孝曾老师表演大为称肯,其听闻哭泣之声,先是呆视娘娘,随后微微上下打量,方缓缓移首于旁,其“缓慢”之尺寸把握,令楚王稳重形象顿立舞台,其非为不知缘故,乃是深知其理,便故作询问,方才唱出“问梓童”这段千古名唱,实则胸已成竹,此方为楚王之真形耳。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看戏笔记北京京剧院《许云峰》
李剑再现《伐东吴》观后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浙江京昆艺术中心《夜•空》的抗疫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话说“粉戏”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