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我见过“京剧圣手”翁偶虹
国粹京剧   2020-07-12 09:35:14 作者: 程丹梅 来源:中国艺术报 文字大小:[][][]

    我见过“京剧圣手”翁偶虹

        梨园里的人称翁偶虹是“京剧圣手” ,这可不是一般的赞誉,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因为这四个字,一定不是平庸者可以获得的,也不是小有文采的人胜任的。

        你想啊,谁能为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富连成科班写剧本呢?而且一生写出的剧本(包括整理和改编)就有100余出。所以今天人们看到的京剧大多是他写的。我20多年前见到他时,就被他细眯的眼睛和雪白的长髯,以及他瓮声瓮气的声音迷住了。因为他太生动了,但却不摆范儿,相反,他沉寂、严肃、不苟言笑。初听他说话,我吓了一跳,原因是与头脑中的想象相差太远。他用胸腔共鸣极好的声音沉着地道出一个又一个字来,极其不一般,不知是否与他写的跌宕起伏的戏有关联……

        喜欢京剧的人们都记得有那么几年,收音机里总有一个讲“梨园夜话”的老翁。那些陈年旧谷子的老事儿,一经他说出来,别样的好听。这当然就是翁偶虹老先生了。常听父母一代人津津乐道程砚秋扮演的薛湘灵如何如何,后来才知道,包括《锁麟囊》在内,《将相和》 《孤忠传》 《赤壁大战》以及我们这一代熟知的《红灯记》等经典作品,背后大动脑筋的竟都是翁偶虹!那年月凡是梨园外的人,只认舞台上的名角儿,绝不去记导演编剧。但是圈内的人说起翁偶虹,那绝不是一般的崇拜了。我去过那年有关方面给他开的“从事戏剧活动60年”研讨庆祝会,那天他就坐在主席台上,全然不是唱主角的样子,垂着眼皮,白白的长须紧贴胸前。从台下望去,只有他光亮的头顶耀眼夺目。而围绕他的可都是那些名角儿:王金璐、高玉倩、叶少兰等人呢。

        我知道翁老是有大学问的人,他年轻时父母也希望他去做大学问,是那种大学堂里的学问,偏偏他爱上了京剧,并且就这样做了一辈子京剧的大学问。在我手捧他写的《翁偶虹编剧生涯》找他签名时,他没有一点得意的样子,相反很认真,一笔一划,小学生似的。当然我也小学生般读了他的书,对他把编剧比作开店铺很好奇。比如他说编剧需要囤积货品,储备原料的过程。他在遣词造句时也如他的戏词儿那般的讲究,有“四月初夏,花香昼永”为一段开头语;有“当我畅演于氍毹上,酣歌于清音桌旁”的句子,内容之广博,人物之名多,犹如一本戏剧大书。无怪乎人称他为京剧活字典。那些戏剧史上留名的人物均在他书中亮相,梅兰芳、程砚秋、田汉、焦菊隐、李少春和周信芳等都在其内。他还讲袁世海怎么走红的,李玉茹怎么冒尖的,他自己怎么偏爱上身段较多的架子花脸的,以及焦菊隐怎么约他磋商编写计划的……当我跟他说我喜欢他写的人物时,倒引出了老先生的一串兴致。就像酿酒人把储藏的陈年老酒端到你面前闻一闻、品一品似的,他将珍藏了几十年的扇子一一给我看。有好几把,不少已残缺,但上面的字还清晰,有王瑶卿的白梅和红梅,有周信芳和姜妙香的字和画,以及程砚秋的亲笔等等。另有一把极其珍贵,上有八格,一画一字相宜得彰,是杨小楼、马连良、谭富英、谭小培的字,画则是王瑶卿、尚小云、梅兰芳的。当时年龄最小的翁偶虹在上面画的是京剧脸谱。可惜的是,这把扇子已遗失多年,让老人好不惋惜。不过有人从海外给他带来了这把扇子的照片,得知扇子被保留完好,翁老放下心来。他把照片镶嵌在镜框里,很郑重地挂在墙上。听我夸上面的脸谱,老人不动声色道: “其实呢,我编剧活动是50年,而脸谱生涯已是60载了。 ”我想自然是如此,自打我走进翁老那冷飕飕的屋子,看他裹着大棉裤大棉袄蹭着步子向我走来时,我就在心里念叨:就这样一个老老的先生,怎么就把个脸谱研究得透透的,让所有干这行的人在他面前称臣?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所以他被称是“圣手” 。

        翁先生给我讲了很多当年画脸谱的细节。 “那时看戏,手里常常带着笔记本,还专门买了个望远镜,在戏园子里边看边画,回来后赶紧整理好,上上彩。 ”他说画脸谱的经历虽然听起来很遥远,但你看他的样子似乎就是昨天发生的,就像他家当时墙上那幅王雪涛为他作的画,显然年代已经久远了,而且那日冬天上午白白的阳光把那发光的宣纸照得愈发陈旧,纸纹内的尘埃也有些许显露,但却不失气派。记得那画上站着一只骄傲的雄鸡,黑羽、红冠,透着英气,潇洒得很。画的右上侧,几行毛笔字由上至下排开。吟念出来是这样几句: “雀喳喳,鸡喔喔,天寒日暮依修竹。十里荒邨人不到,家鸡野雀争相逐。食我谷,犹不足,朝朝扰我苦耕读。 ”奇怪的是,当时这些字句竟不是从我口中脱出,而是由一个浑厚的嗓音朗读的。我不相信自己:这好听的声音竟来自这位白胡子老人翁偶虹。

        那年春天来的时候我曾想打电话对他说,他可以脱去大棉裤大棉袄出来走走了,但他家没有电话,作罢。我想他会晓得春天到来的事实的,或许已经和老伴相搀着逛了好几次街了呢!没想不久,我却接到了翁偶虹去世的通知,是在1995年1月寄到我所在的报社的。我看到它时,已经过了向他作最后告别的时间,我难过得很。我还记得他说要给我写几个字的。先前他曾用碳水笔给我写了几个字。那时他推脱说他不是书法家,写不好。我说,随便写几个字,算是留作纪念。然后他想了想,说,应该写与我名字有关的话,于是,就写了“前程似锦”几个字。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独树一帜的京剧艺术大师张君秋
烟台籍京剧名家的青岛缘
邓华“私藏”京剧队
余叔岩的文人气
延安中央党校的平剧演出
一代大师张君秋:见证了京剧史上空
京剧“猴王”杨月楼
1950年至1964年北京的京剧
我见过“京剧圣手”翁偶虹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