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七)
国粹京剧   2020-07-23 09:43:55 作者: 徐徵祥龍 来源:京剧评论员 文字大小:[][][]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七) 

        【徐徵祥龍摘录】孝曾老师演唱时,将“适才”二字包含口中,咬字不放,挂味儿非常,共鸣感极强,满面谨慎之态,“被贼”二字出口,便满面羞愧,转为愤恨之态,其面目也随之转视襄老,暗表“非孤王无力招架,实乃贼子可恨非常”。“挑下马”之前琴音垫头悠缓,不急不躁,既有帝王气概,又可使楚王充足做戏,其先是将眼目从襄老处挪开,随之空目下视,呆若木鸡,似又沉浸死里逃生之险境,顿时抬手缩颈,微举二目远视前方,满面侥幸,故“挑下”二字匆匆而出,草草而收,顺接“马”字,旧时唱法必在“马”字翻高腔,一者大亮歌喉,二者情绪激动,然愚下以为孝曾老师演绎更或符合情理,此处并非展露歌喉之时,更非激动情态,而是侥幸之余的阵阵疑惑,所谓“挑下马”等句应接“何故存命在人间”等问才是,愈是险境,愈觉活命不易,更觉疑惑,故此句[导板]只为铺陈死里逃生之“险”,为的依旧是烘托出唐狡的“猛”,故其演唱“马”字似起非起,似强不强,温和居中......

        往期 · 回顾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一)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二)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三)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原创丨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不料晋国攻袭,楚王御驾亲征,唐狡欲将功补过,然襄老以其年幼无能为由,非但不用,凡责以军棍,唐狡无奈而还。随之,襄老前阵而战,却败阵而归,楚王见之激动非常,急问战况如何,襄老答曰:“战败而回”,此时便见楚王管理才能非凡,更为权术高手,其先平复内心,虽战败转回,却不可令属将伤心,便言“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以作安慰。

        此处襄老表演甚为关键,需与楚王配合入微,方见功力。孝曾老师演绎真实大方,不见表演痕迹,全然入化其中,待襄老大喘气般言说“他这么一枪”时,其闻言便急转沉稳于欣喜之间,紧上一步,二目圆睁,如火如炬,急切之态如伸手而出于眼目之中,然襄老并非善战之将,大喘气后竟言:“被先蔑‘枪’回来了”,楚王不免失望,更或担忧,却不于面上作态,先配合以“哎呀呀”的无奈之语,博观众一乐,随之便面不易色,沉稳道曰:“军家胜败,古之常理,老将军后边歇息去吧”,言说此句时仍是面带微笑,只或念之愈加仓急,可见虽为舞台玩笑之举,孝曾老师却未忘楚王身份,入战场之境已全化于己身,急迫之态绽放而出,随之襄老下场,他便急转平和之态而为焦急之意,高声呼喊“众将官,迎上前去”,独“去”字最难,音出急促,气力非凡,铿锵有力,精气神全汇其间。外祖振山公曾言:“富英先生演至此处,唯独‘去’字非凡,我听此戏几十载,未能听过如此坚定之音,即黄忠亦无此气力,这便是一国之君主豪气所在,如国之君者亦如崇祯败坐垂泪,国之将亡,何谓楚王之大德所存也......”

        楚王上阵,与先蔑相逢,其虽文弱,却勇敢向前,枪剑招架一齐。外祖振山公曾回忆说:“看富英先生此戏,楚王与先蔑相逢,[小导板]和[快板]之演唱均压在琴弦之外,急促非常,为谭派精气神之所在也......”

        楚王技艺不佳,败下阵来。众将前来搭救,使先蔑暂困不出,方得楚王逃脱。再出场时便无激昂之态,全然败阵落魄之感,唱“那一阵只杀的金山颓倒”一句,虽显急促慌乱,但高昂入云,“倒”字运腔气力充沛,大有不服气之感,虽落魄境地,却毫不失帝王之色。随之跟唱“闯东西往南北无路可逃”之句,“可”字滑腔上扬,大有无路可走之感,而“逃”字则短促非常,更踌躇于口,挂韵十分,甚是好听。

        随之,其左右环顾,不见一人,便呼“哎呀且住”之叹,更以“孤家寡人”等语自噱,叹言未落,先蔑追赶而至,锣鼓紧促,此处楚王将宝剑马鞭掌于一手,外祖振山公为笔者说戏时曾提及此处演绎,言曰:“楚王言落未及,便闻先蔑逐赶之声,故马鞭归于宝剑时必故作慌忙之态,方使观众体察楚王内心之绝望,与前之演绎做强烈对比,更为唐狡‘出世’铺陈而用。”

        二次相逢,楚王亦招架不住,虽刀枪把子之对战者不足前之十一,然却为对比之绝妙演绎,前者多奋勇之态,后者却全乎落魄,外祖振山公曾言:“(此处)富英先生演之毫无气力,大或勉强招架之势,更在对战中做‘缩头藏颈’之举不止两次,意虽昂昂,却行之落魄......”

        待等楚王再次败下时,唐狡已于山头远望多时,随即跳下山涧,紧追其后,于楚王大败时一刀招架,救下驾来,甚为惊险。唐狡与先蔑对战时,楚王已被襄老搀扶上山,虽避之一旁,却已晕厥昏沉,不敢抬眼而视,直到先蔑被杀下场去,方梦中醒悟,便用做派之法描述方才惊险之境况,至手摸项颈时,方做心有余悸之慌乱态,甚为恰当,随之口呼“险呐”。

        外祖振山公曾回忆说:“昔年富英先生演唱此剧时,唱‘导板’一句前,必要在山上左右晃动两下,动作幅度较大,观众席可见其腿如蟹左右提摆,以示其胆战心寒之态,连腿都还软着呢......”,而外祖所言之“导板”便是此处楚王山头所唱的“适才被贼挑下马”一句。楚王虽败,仓惶之余不免惊慌之色,但英豪之气不可削弱,故而此句导板必要唱之满宫满调,高亢激昂,更与随后襄老对话讥讽形成对比,十分巧妙。

        孝曾老师演唱时,将“适才”二字包含口中,咬字不放,挂味儿非常,共鸣感极强,满面谨慎之态,“被贼”二字出口,便满面羞愧,转为愤恨之态,其面目也随之转视襄老,暗表“非孤王无力招架,实乃贼子可恨非常”。“挑下马”之前琴音垫头悠缓,不急不躁,既有帝王气概,又可使楚王充足做戏,其先是将眼目从襄老处挪开,随之空目下视,呆若木鸡,似又沉浸死里逃生之险境,顿时抬手缩颈,微举二目远视前方,满面侥幸,故“挑下”二字匆匆而出,草草而收,顺接“马”字,旧时唱法必在“马”字翻高腔,一者大亮歌喉,二者情绪激动,然愚下以为孝曾老师演绎更或符合情理,此处并非展露歌喉之时,更非激动情态,而是侥幸之余的阵阵疑惑,所谓“挑下马”等句应接“何故存命在人间”等问才是,愈是险境,愈觉活命不易,更觉疑惑,故此句[导板]只为铺陈死里逃生之“险”,为的依旧是烘托出唐狡的“猛”,故其演唱“马”字似起非起,似强不强,温和居中,直到最后“马”字字尾处方微微用力,用最后三个“啊”音将己者侥幸之态演绎逼真。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八)
北京风雷京剧团《剑峰山》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七)
江苏京剧院《出征前夜》观后 情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六)
众人拾柴 强强联合——京剧《许云
取舍得当 人物鲜明——京剧《许云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五)
谭孝曾《摘缨会》品鉴(四)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话说“粉戏”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 嘉兴培训网 深圳网站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