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粹
 
 
 
 
 
 
 
 
 
 
共建良好的“玩票”环境
国粹京剧   2019-12-29 10:04:09 作者:周贤贵 来源:和平杯官微平台 文字大小:[][][]

    共建良好的“玩票”环境

    再谈”琴票精神”的榜样

        这些天,武汉京剧票界对“琴票精神”引起热议。这是我在“和平杯”网上交流的”一家之言”,己在一些省市票界引起反响,武汉票界尤为热烈。少数票友及负责人公开表示支持,多数在公开微信平台上让我能理解的黙不吭声。有的团长说,本想转发你的文章,就怕得罪了乐队一班人。还有个别好心人提醒说,不能忽略一个现实问题,很多文武场老师拿着基本退休工资,很难维持现有高物价的生水准,等等。不过,提醒我的人也忽略了一点,我的”一家之言”字里行间,好像沒有提到琴票不该拿多少钱的半个字。正因为这个提醒,让我不得不认真地思考。我在想,票界除了琴票的”现实问题”,好象还有更多的”现实问题”。

        武汉,是历史上的戏曲大码头。在党的新时期文化自信、重视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指引下,武汉重振戏曲大码头,尤其业余京剧票友活动,岀现了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可喜局面。二百多年的中国京剧,有过辉煌的鼎盛时期,但发展到现在却岀现了剧场冷清,票房热闹,专业剧团不太景气,业余京剧活动却越来越红火。这可能是不争的事实。说起京剧“玩票”,过去大都是有钱人,现在并不都是有钱人,绝大多数都是平民老百姓。因为酷爱京剧,那怕每个月只拿三、二千块钱的退休金,也在节衣缩食地“玩票”唱京剧。过去武汉的京剧票房剧社不到20家,现在至少200多家。尤其近几年,武汉的票房剧社的确遇到一些”现实问题”,必须引起足够重视。诸如:前些年票友们花三、五百元请乐队可演一场戏,大家玩得开开心心,高高兴兴,可现在请乐队花三、五干元也不能下地,人人则感到无可奈何,很别屈;本来国家用纳税人的钱修建专门唱京剧的剧院和一些公共文化场所,却成了某些单位”水涨船高”的赚钱资本,租个剧场,少则上万元,多则几万元;租个服装,过去以件计价,现在却以论场收费,从一件上百元涨到一场五千元,不还价,一言堂,还美其名曰说是”市场规律”。现在票友们演一场戏,如果没有主办单位资助,每人一分钟少则摊五、六十元,多则一百元也不够,一个票友上台唱几分钟、上十分钟要摊上百元,早已见怪不怪。的确,这也是现在武汉“玩票”的现实!

        前些天,同住在一个小区的某剧社的社长对我说:”会长,我们明天咬牙演最后一场戏,从此告别舞台,办剧社花钱太多,实在撑不下去了,打算演完后就关门。”有一位条件很不错而且进了”和平杯”决赛的票友找我说,我很想找琴师吊吊嗓多练练,一个星期要花几百元,实在负担不起,我只好去跳广场舞消磨时间。曾经,还有一位对京剧十分执着的票友,平时在菜场检菜叶过日子,就是为了省钱唱京剧,拿底保的丈夫只好要和她离婚,当她将一份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递在我手上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岀。这也是痴迷京剧个别票友的现实!

        现在的问题是,同样都是爱好京剧在”玩票”,爱唱的票友每天岀门都要从荷包里往外掏钱,而有些爱拉琴的琴票,每天岀门赶场,只是为了多赚钱。而且,唱的和拉的都在异口同声地说:“为了弘扬京剧。”这也算是票界的现实!

        难道京剧票界的“玩票”环境真的都是这样吗?当然不是!

        有人把赶场捞钱的琴票归结一句话:”无利不起早”。我说,不见得。在京剧票界“无利起得早”的琴票有的是。湖北省有个全国金脾京剧票房叫武穴市龙潭京剧社,他们建社三十年,也是琴票文武场老师们奉献的三十年,不但不收票友一分钱,还带头给剧社交活动费。乐队的水平么样呢?有的琴师在全国京胡大赛获奖,鼓师都是从专业剧团退下来“玩票”的当家鼓师,乐队一个接一个,一年又一年,接龙似的无偿为票友们整整服务了三十年!如果说天津美膳京剧社乐队是“琴票精神”的榜样,我们湖北武穴市龙潭京剧社乐队同样是“琴票精神”的榜样!

        就我所知,武汉不“吃票”的优秀琴票也大有人在!武汉三镇一些大的票房剧社,有的琴票一专多能,无论在票房,在公园,都是勤勤恳恳为票友无偿服务,有的服务了大半辈子,有的是一辈子。不少剧社的老琴票或中青年琴票,活动日比唱戏的票友来的早,走的晚,更不谈收钱,比起有些赶场赚钱的琴票伴若俩人。在武汉,在全省,该有多少无偿为票友服务的文武场老师们,难道就不能让某些本来是“琴票”却变成“钱票”的人感到汗颜吗?!在武汉,在湖北,不图名,不图利的文武场老师们,他们才真正是撑起成百上千票房剧社的中坚!正好比,世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我们要为那些常年黙默无偿地为弘扬京剧作奉献的文武场老师们真诚地道一声谢谢!我们要为他们的“琴票精神”大大地点赞!我在想,天地有正气,票界多知音。迟早有一天,会让某些自命不凡的“吃票”琴师失去市场,只能每天对着琴谱去自我兴叹!

        不是我爱激动,因为工作关系,我在天津、北京、河北、河南等省市见多了,好些真有本事的琴票演岀完了就走人,莫说拿钱,连留下吃歺饭都觉得不好意思,说坏了規矩怕被人看不起。武汉可好,有些琴票成了钱票,莫说自省,还自鸣得意,应该清醒清醒了!在中国京剧发展史上,琴师与票友是挚友关系,好些琴师辅佐票友下海,后来成了京剧大师。怎么时代进步了,反而同在一起票戏的琴票与票友却成了我操琴,你付钱,你付钱,我卖艺的商业买卖关系呢?而且,近几年武汉琴票要高价,己经在周边省市票界成了笑柄。我最受不了的并不全是因为琴票多收了票友几个钱,而是被外地人谈起来那种不屑的表情与潮笑的口气,让任何人见了或者听了都不是滋味!所以,我的”一家之言”本意是要提倡一种”琴票精神”,说到底真的是想维护在京剧发展史上有过很大功绩、受人敬仰、被人怀念的琴票声誉。

        其实,”琴票”是一个较为复杂的群体,一时很难准确的下定义。“琴票”有爱好京剧而操琴的票友,有从专业退下来而“玩票”的琴师,也有凭一技之长收点报酬补贴家用的京剧爰好者,真正待价而沽而"吃票”好像离开他的那把琴票友活动就熄火的人也并不是太多。要扭转琴票已岀现某些不应该有的乱象,必须靠广大票友和琴票们一起想办法。所以,我更要不遣余力地呼吁,一定要在武汉票界共建一种良好的”玩票”环境。我真诚期望,广大票友要尊重琴票的劳动,理解琴票的付岀,琴票更要换位思考体谅广大票友的观实状况与一些难处,无论如何,也再不能让武汉”比猪肉价涨的还要快”的行情继续下去了。任何事都会物极必反。是人,都有优点,也有弱点。钱,真的不是万能的,人,总是要点精神的。是骡子是马,是白猫黑猫,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只有共同努力,营造岀一种良好的”玩票”环境,对广大票友有利,对弘扬京剧有利,对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有利。

        我只是一个退了休的瘦老头,一无职,二无权,不会拉,不会唱,肉哑巴一个,在博大精深的京剧面前,更是一个棒槌。自己有几斤几两,本人心里最清楚。我并不奢望凭一己之力就能改变什么,正因为在京剧票界服务近三十年,与广大京剧票友结下了深厚情谊,那怕是自作多情,也要责心不死。前些天,有位票友问我,你的名字既贤又贵多好,怎么改叫“路焱”?我笑着回了四句话:

        耄耋人生路,

        不灭三把火。

        燃烧为票友,

        延年可益寿!

        仅此而已。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全站搜索
 


 
  京剧文粹
 
京剧《颜文姜》与博山孝文化
2019中国戏曲电影进入全新繁荣
京剧不可失去自信
好好的艺术弄成非遗
小剧场戏曲:跳跃闪动着戏曲“在路
小剧场有可能改变并激活中国戏曲
共建良好的“玩票”环境
小剧场戏曲有可能会改变和激活中国
中外学者在京研讨戏曲的东亚传播
 
  热门文章
 
梅兰芳大弟子魏莲芳
康万生先生原生态演唱会
3月10日空中剧院《玉堂春》观后
当今舞台上的梅派演员——李胜素
品京剧《宰相刘罗锅》
中国戏曲的“四功五法”并不守旧
《游龙戏凤》: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蓝天珠帘寨四郎探母杂谈
跷功:京剧里的芭蕾
1992年至1994年梅兰芳金奖
话说“粉戏”
关于余叔岩的“擞音”
谈谈程派第三代传人
勾脸武生
裘世戎与云南京剧
品品青年张派演员王奕戈《玉堂春》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本站动态 版权声明 网站导航

国粹京剧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3564号

友情链接:上海网站建设上海企业建站陶瓷管嘉兴网站建设嘉兴亿欧企业建站嘉兴模板网站嘉兴培训网